只觉得孟延之的亲生父母,或许想要知道孟延之_主流彩票客户端-主流彩票客户端手机版 

主流彩票客户端-主流彩票客户端手机版

只觉得孟延之的亲生父母,或许想要知道孟延之

 这不,看到孟建和张花,就像是看到了救星。
 
    “好啊,我儿子也在医院上班,给你介绍个工作,那也太简单了。”张花张口就应了下来,对着柳盈嘘寒问暖的。
 
    未免夜长梦多,张花立刻就张罗着柳盈去湖省,然后又叮嘱了儿子来接柳盈。
 
    柳盈感激涕零的,晚饭的时候,说起孟延之的事情。
 
    柳盈眼睛一动,立刻道:“舅妈,其实,我知道延之是怎么出事的。”
 
    “怎么出事的?”张花一听,瞬间就来了兴趣。
 
    柳盈柔柔弱弱的说道:“舅妈,这事,我也就是连蒙带猜的,若是说错了,舅妈,你可别见怪。”
 
    “不怪不怪。”张花催促着。
 
    柳盈道:“舅妈,就是延之看上了一个女孩子,延之想娶她。”
 
    “那是好事。”张花这般说着,被他儿子延之看上,那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。
 
    “舅妈,你也这么觉得吧?”柳盈苦涩的笑道:“就是我也是这么觉得的,你想啊,能嫁给延之,那可是天大的好事,可是人家呢,并不领情,有一个当兵的未婚夫。”
 
    “当兵的哪有我家延之好。”张花立刻觉得那女孩子不识好歹,此时的张花完全忘记了,孟延之如今还在坐牢呢。
 
    “谁说不是呢。”柳盈说着,继续道:“这一次,好像也是因为那个女孩子,延之才出事的。”
 
    “具体的,我也不大清楚。”
 
    “对了,就是车祸翻案的事,也是那女孩子的同学,听说她们玩的还不错。”
 
    柳盈又补充了一句。
 
    张花一听,咬牙道:“真是一个狐狸精,勾.引了我儿子,还要告我儿子,现在还害的我儿子坐牢了!”
 
    “哼,一个巴掌拍不响,这事,我还真不能这么算了。”张花愤怒非常,就是一旁的孟建,也对柳盈嘴里的女孩子,没有半点的好感。
 
    “那狐狸精叫什么?”张花问。
 
    “唐悦,也是京华大学的学生。”柳盈回答着,默默挑着张花的怒火。
 
    “京华大学的学生了不起啊?”张花愤怒非常,她咬牙和孟建商量着怎么弄清楚这一件事情的前因后果。
 
    柳盈一听,忙惶恐道:“孟爷爷一向不让我知道,舅妈,万一孟爷爷知道……”
 
    “放心,不会说是你说的。”张花忙道:“柳盈,你放心,明天早上你就去湖省,你孟爷爷啊,不会生气的。”
 
    柳盈这才道:“舅妈,我也就是替延之不平,这才……”她欲言又止的,张花更是拍着她的手安慰道:“柳盈,舅妈不会出卖你的,舅妈还要谢谢你呢。”
 
    “舅妈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柳盈笑盈盈的说着,她垂着眸子,眸中闪过一抹阴冷,就算她走了,也得给唐悦找点绊子。
 
 第449章 你想干嘛(二更)
 
    清晨,柳盈坐上了前往湖省的车,她愉悦的哼着小调,只觉得她未来美好的生活就要来了。
 
    湖省虽然不如京市,但孟家在湖省呼风唤雨的,孟延之出事,柳盈根本只觉得是在局子里面呆几天,根本就没想过,孟延之可能要被判刑,更不知道孟家发生的事情。
 
    柳盈只想着去了湖省,她的好日子就到了,她再也不作像在京市一样,被别人指指点点,说是罪犯的女儿了。
 
    孟建和张花两个人,立刻就去京华大学打听着孟延之的事情。
 
    孟延之的事情,几乎是全校皆知了,想要绑架唐悦,但最后,却反而自己被抓了。
 
    墙倒众人推,京华大学的学生们对孟延之,可是半句好话都没有。
 
    孟建和张花两个人和问的同学,差点没打起来。
 
    最后,还是冯永清来办理离校手续的时候,看到孟建和张花夫妻,觉得有些眼熟,孟建一说起自己的身份,冯永清立刻就明白了,眼前这一对夫妻,就是孟延之的亲生父母了。
 
    冯永清感念着孟延之最后没有让他担半点的责任,因此,对孟建夫妻,也是比较热情的,至于孟建和张花夫妻两个人询问唐悦的事情,冯永清也没有想过,他们是想打什么坏主意。
 
    只觉得孟延之的亲生父母,或许想要知道孟延之到底是因为谁而出事的。
 
    这不,冯永清带着孟建夫妻到了唐悦住所附近,指着孟建夫妻看。
 
    张花咬牙一眼道:“看人家长的漂亮,起心思了?”
 
    冯永清冷不丁的听着这话,连忙低下头,装作没听到。
 
    “谁起心思了?”孟建打死不承认,看了一眼旁边的冯永清道:“冯同学,谢谢你告诉我们啊,我们还有事,就先走了。”
 
    孟建拽走了张花,一边拽,一边说道:“张花,你说什么呢?冯同学还在呢,你就不能给我一点面子?”
 
    “谁让你自己这么看别人的?”张花无所谓的道:“反正以后可能也不会再见面了,这面子还要着干嘛呢?”
 
    “说起来,难道延之会喜欢。”孟建岔开话题问:“你想怎么做?”
 
    “这种狐狸精,当然是千人。骑,万人,推,就该下贱。”张花咬牙切齿的说着,一想着她最有出息的儿子,因为她而坐牢了,这一口恶气,张花不出就不舒服。
 
    “可是……延之都动不了人家,就凭我们两个?”孟建有些担心,孟延之失手了,他和张花两个人又不是本地人,还能够翻出什么浪花来不成?
 
    “这你就不懂了。”张花悄悄在他的耳旁嘀咕着,孟建眼睛一亮,连连点头。
 
    胡同里,唐悦和连姑姑昨天晚上和今天才相处一天,便觉得连姑姑还挺好相处的,直来直去的,并不是那种弯弯绕绕的,也不问她为什么不认连和的事情,这让唐悦感觉到很自在,特别是晚上在家里有空的时候,连姑姑教她一些简单的防身术,倒是对她特别有用。
 
    她的身手太弱了,弱到一个普通的男子都打不过。
 
    特别是连姑姑给她送的礼物,她倒是很喜欢,一根电击棒,就像是手电筒的大小,非常小巧,充一次电,能用好多次,听说是连姑姑费了大力气找来的,还有一只匕首,匕首做的精致小巧,平日里可以当水果刀来用。
 
    “小悦,到时候勤加练习,普通的男子,肯定近不了你的身。”连姑姑的身手,可是非常好,再加上又是女子,对唐悦教起来,也更加的方便。
 
    “连姑姑,你放心,我肯定好好学,好好练习。”唐悦就像是一个认真的学生,学习的时候,也是认真的不能再认真了。
 
    白清赶回来的时候,看到连姑姑,便感觉到了一种同类的气息,特别是听唐悦说,连彤的身手不错,白清不由的问:“要不,我们练练?”
 
    “好啊。”连彤也知晓白清身手不错,两个人将外套脱了,立刻就开始切磋了起来。
 
    高手过招,唐悦虽然不懂,但也是看的热血沸腾的,最后,两个人打了一个平手,白清和连彤两个人似难得打的这么开心,两个人的距离,一下就拉近了不少。
 
    晚上,唐悦做东,请她们两个人吃饭,短短一顿饭的时间,三个人熟悉的就像是许久之前的旧友一样,连彤也不摆着长辈的架子,开开心心的一顿饭回去,连彤说起昨天的事情,道:“小悦,往后夜里出门,没有我们在身边,最好不要落单。”
 
    “嗯。”唐悦点头,以前倒没注意过这方面的事情,但现在,倒是打算注意这方面的事情,昨天幸好是连彤在,万一她一个人,那可怎么办?
 
    白清道:“小悦,往后你天天跟着我练一练。”
 
    唐悦模样生的好,有脑子的人,都不会惹唐悦,但架不住有那种蠢人啊?
 
    她一离开,唐悦就差点出事,白清之前出去,也就是为唐悦找一些防身的东西。
 
    “跟我练。”连彤说着。
 
    白清就不赞同的道:“不行,跟我练,你又不是和小悦同进同出,我天天和小悦在一起,小悦当然和我一起。”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